top of page

一望無際,寂寞襲來的水手生活—陳依鐲

文/許赫


【圖文來源|福沃社區發展協會《福澳傳奇:老故事x新回憶》─109年連江縣社區營造計畫成果】


陳依鐲


很多時候,我們不經意地做出一個決定,就形成與從前歲月一刀兩斷的分水嶺。對陳依鐲來說,四十多歲那年離開馬祖來到台灣,經在船運公司管理人事的福州同鄉引薦,踏上了吃風、喝浪、曬太陽的船員生活,這也正式告別了從事近二十年的碼頭工作。


陳依鐲說,他剛上船就是當水手,屆滿一年之後就升任為水手長,擔任了管理職,水手長負責七、八個水手的工作調度。水手的工作其實是一個蘿蔔一個坑,彼此相互配合,讓船舶安全地航行在大洋之上。水手在船上的配置數量,會依照船的噸位大小,來做調配。


說到船的噸位大小,陳依鐲告訴我們,他以前在馬祖當碼頭工人,接觸到的多半是台馬線的船隻,噸位大約是兩千多噸,跟現在工作的遠洋貨輪比起來真的是小太多了,國際遠洋貨輪噸位大,最大噸位可達到四十萬噸。在海上航行還是比較穩的,相對來說暈船的現象相對就比較少。

再說到船上的人員配置,船員大致可分為(包括並不限於),大副、二副、三副、水手長及水手等……。大副就是船上的總管,大小事幾乎都要管;每天早上五、六點水手長要去駕駛艙見大副,由大副分派工作,通常一艘貨輪水手有六、七個,其中四個在甲板工作,駕駛艙有四個水手輪流掌舵,這八個水手都是由水手長負責管理。沒有在駕駛艙掌舵的水手就會到甲板來幫忙,所以甲板上會有六、七個人在工作。


在船上,每個職務都有自己負責的業務,每天最少都是工作八小時。像駕駛艙掌舵的工作是二十四小時需要輪班的,畢竟船舶離岸之後是一整天都在航行。


水手工作的部分,甲板上的工作不外乎是白天要保養維修甲板的各種機具,進出港要負責開艙、關艙、纜繩拉放,卸完貨要掃艙或洗艙、住艙清潔,幾乎都是照表操課,如果工作都告一個段落沒有什麼事情的話,就會要求不斷的刮除甲板的鐵鏽跟補油漆......。基本上來說都不是什麼體力活,但是一定要小心。每天似乎都在做著同樣的事情,維護保養船舶以及一些設備,確保航行安全。但是越是熟悉的事,越容易掉以輕心;越是做習慣的事,更要堅持不懈,這也才能考驗一個人的耐力。當船舶靠港時可能會忙一些,不過忙也有忙的好處。忙了,累了,洗個澡,躺床在上,就能進入夢鄉。


陳依鐲說水手八點上班,中午十二點休息,通常會提早半個小時讓水手休息,也就是上午工作到十一點半就可以先去休息吃午餐了。下午則是兩點繼續工作到五、六點左右就吃晚餐休息了。駕駛艙的掌舵工有輪班的需求,因此會有晚班。其他水手沒有晚班的要求就可以休息或睡覺。如果海象很好風平浪靜的話,就可以到甲板上走走散步、消磨一下時間。當然,船員可以很豪邁的看到滿天的星斗與銀河,欣賞日出日落與彩霞,看不同國家港口構造和建築物的景緻、看海豚優游躍出水面,真的是很不錯的經驗。然而,這些都是水手得要耐得住寂寞跟遠離人群所付出的代價啊。


一般人對於船員的想像,不外乎是穿著帥氣制服、乘風破浪、可以免費環遊世界、薪水很高、每天在甲板上晃晃、看海曬太陽......。陳依鐲苦笑說,水手們也是有很多工作要完成並沒有很爽沒事做。


貨輪的航程,除了靠港之外,其餘時間大多在海上,即便是靠港口了,也常因為需要進行裝卸貨、機械檢修或油料補充等工作,無法自由的離港休息,特別船務公司為了節省靠港所需付的碼頭費用,都希望能儘速裝卸貨後啟航,因此船員想要忙裡偷閒到陸地上去遊覽或購物是有一定的困難度。陳依鐲他說,其實停泊港口時間很短,亞洲只有大半天,歐洲大約 2、3天,美加也只有 3、4 天。即使靠港後,船員還是要繼續輪班工作,頂多也只能登岸休息個大半天而已。有一次的經驗比較特別,在巴西遇到了碼頭工人大罷工,那次的停泊時間很久,長達了一個月。


船員這份工作有好也有壞,雖然可以賺不少錢,但這都是用時間換取來的。陳依鐲說,民國五十幾年,水手每月有200到300美金。水手長月薪有2000美金,獎金另計。「雖然薪資優渥,就算資深船員,也很少有人會想要一輩子都待在船上,畢竟那終究是很孤單的工作。」當別人過年過節團聚,跨年歡慶的時候,船員可能正在大海中漂泊,或是正在其他國家的港口忙得不可開交;最讓人難受的,或許是會錯過家裡新生命的誕生或是親友的告別,即使心急如焚卻無法見上最後一面。


陳依鐲說,船員上船工作,通常會和船務公司簽有契約,這份工作契約,期間通常是一年期。一年約滿之後,船員如果不願意繼續在船上工作,無論在海外哪裡船務公司都會出機票送水手回國。回來之後不是放假,而是等於同正式離職。但過不久船務公司有職缺會再聯絡,詢問要不要再上船工作。通常等派到下一艘船工作的等待時間快則兩三個月,最久大約是半年。不過,在船上的吃住都算在公司頭上,也沒有地方讓你亂花錢,所以跑船確實能很快的存到第一桶金。


海上的生活,若是沒有太多的掛念,真的是一個世外桃源,難怪是台灣現代詩裡面,談到漂泊與自由,水手可是被歌頌最多的一個職業。船舶是一個國家移動的領土,海上運輸關乎著一個國家經濟的發展,船員擁有一份特殊的使命;然而,孤獨卻像一根綿綿的長針,在還沒有麻木卻還不夠堅強的時候,慢慢的刺著;一針一針,讓人心痛,無所適從;在寂寞的情感中,有很多的羨慕會油然的在眼前浮現;有很多的奢望會纏繞於胸懷。或許,這也是船員生活的最佳寫照吧。
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i


bottom of page